2018-05-31
全球时尚摄影新势力崛起:不认识这十位你就O

  Akatre是一家艺术工作室,2007年落户巴黎,由Valentin Abad,Julien Dhivert和Sébastien Riveron共同创办。他们善于借助日常生活中的物品来完成拍摄,甚至让它们成为作品中的主角,在很多情况下,人物身体的反而只起辅助作用。在Akatre的作品中,物品像人,会调皮地吐舌头,惊讶地瞪大眼,看到它们,就像看到孩童的一出出不乏幽默的恶作剧。

  Sophie出生于比利时,但常驻于荷兰,曾在荷兰海牙皇家艺术学院学习。对于摄影,她不求精致完美,但求真实动人。偏爱在室外工作的她善于在自然光线下捕捉普通人的情感,定格纯洁而动人的画面,讲述关于友谊、爱情的故事,让你情不自禁地想成为其中的一部分。

  Mario起初学习的是绘画,后来在工作中才接触到摄影。他最喜欢的领域是工业和风景。也许你能从他工作的状态中捕捉到他的风格。以拍摄汽车为例,他要么只拍摄汽车的局部,尤其是车灯,要么展现汽车的整体,但是却将汽车像装置艺术一般摆在工作室内,对于背景墙、闪光灯、三脚架等看起来无关的东西不做任何处理,也不在意暴露出来的脏兮兮的地板。

  对于这些摄影界的新力量来说,他们的作品不仅要接受世人眼光的挑剔,更要经历时光的考验,那些被时光淘尽却依然打动人心的,才能成为下一个经典。

  在科班出身的摄影师中,Jack完全用野路子杀出了一条血路,他自学成才,如今已在时尚摄影圈中站稳脚跟,互联网是他的老师。Jack说:“互联网向我介绍了许许多多的优秀摄影师,在Flickr社交媒体上,很多艺术家的作品和项目都能引起我的共鸣。而且当大量的摄影作品映入眼帘的时候,我根本没办法停止拍照。”Jack认为自己所做的是纪实摄影,而且拍摄的角度非常个人化。他坦言:“我不太在意真实是什么,我只是着迷于美好而带有一丝陌生的瞬间。”

  1992年,Jean出生在一个与繁华巴黎接壤的小镇,瓦兹。在这片处于首都边缘的土地上,美丽的自然与多姿的城市擦肩而过。或许是受此影响,Jean的作品会反映城市与田园的相遇,男孩和女孩的生活方式等,矛盾中亦有美感。

  1983年,Erik出生在美国的明尼苏达州,他从小跟着父母逛博物馆,受到了文学、绘画等方面的优秀作品的熏陶。文学和绘画影响了Erik的思维方式,他说:“绘画使我更抽象地看我的作品……在创作之前,绘画使我思考如何发散我的摄影作品。”当然,他许多摄影灵感也来源于文学或美术,例如流浪诗人的诗,或是法国印象派的画。因此,我们才能够看见Erik镜头下如古典画像中的人物。

  借用盖蒂博物馆总监的一句话:“虽然时尚摄影源于商业动机,但在20世纪创造了众多公认的创意作品,远远超越了一张照片本质上的‘说明’功能,这些作品已然具有艺术品品质。”

  Vincent 从小就爱探索难以解释的问题,长大后拍摄的作品不仅揭示了他对科学、技术的热情,也构建了他所理解的乌托邦。“我总是对科学和技术研究中的梦想和神秘元素着迷:观察恒星,太空旅行,创造生物或重新编程……”这是Vincent对自己的创作灵感的解释。他的作品受到了不同形式的乌托邦和科学研究的组合启发,但无论是重塑人们的生活方式,还是预测未来的人类行为,他都在质疑这个世界。

  20岁左右时,Benni在为冰岛的一家报社工作,不久,他便搬去了巴黎学习摄影。前几年作为助理协助其他摄影师工作,后来才自己创业。他的肖像摄影直接了当,而且人性化,迅速吸引了一些杂志社,他们邀请Benni为指定的演员和乐队拍照,包括冰岛传奇歌手Björk,英国演员Natalie Dormer, 奥斯卡影帝小李子LeonardoDi Caprio, 知名乐队The White Stripes,Coldplay 等等。Benni说:“我拍摄的大多数人都没有多少时间,很多人在摄像头前不自在,无论他们是名人还是街上走着的普通人,从技术上讲,快速的、出其不意的拍摄,有助于捕捉那些真实的时刻,在很多情况下,我也希望有一张看起来简单,直接和真诚的照片,可以远离后期。”

  生于1992年的Alexandre科班出身,曾就读于瑞士洛桑艺术与设计大学(ECAL)的摄影专业。他着迷于男性身体的题材,并办过这类主题的个展。用肉体来表达“思无邪”的天真是Alexandre的作品永恒的主题。他通过摄影创造了一个属于自己的充满浪漫想法的天堂,与凡俗现实暂时脱离,并用暗示或明示的手法游走在浪漫主义和开放的性之间,邀请观众细致观察,同时大胆想象。

  也许是Richard Avedon,1955年,他为迪奥晚装拍摄了一辑黑白照片《多维玛与大象》,强烈的反差给人的视觉带来很大的冲击,这一举奠定了他在时尚摄影界的地位。幸运飞艇平台:48所美术院

  在15岁第一次拿起相机之后,Sanja进入了荷兰海牙皇家艺术学院学习摄影,不过 关于专业课程她坦言,一方面自己那时候太年轻了,以至于不愿听从老师的教导,几乎都靠自学;另一方面老师的理念过时了,没有新鲜的东西。Sanja的作品经过后期软件处理,充满了超现实主义的元素,向人们展示了一个多彩的幻想世界。

  但同时,如今的摄影界新生力量也不容小觑,冷眼君心目中的这十位“后生”,风格各异,作品不凡,秒速赛车网投平台也许将来受到尊敬的就会是TA们,还不赶紧来pick一下!

  或者是陈漫,2012年,她为《i-D》杂志创作了12幅名为 “Whatever the Weather”的系列作品, 其含蓄的东方美让世界对中国有了更多的认识,这也成为了她的标志作品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