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28
摄影师库尔班江:让世界认识新疆

  毕业后,库尔班江跟央视纪录片团队开始了纪录片拍摄生涯,《好运北京》、《岁月山河》、《生者一年间》、《时·光》、《丝路,重新开始的旅程》、《牦牛》、《时尚圈》、《自然的力量》、《舌尖上的中国》第二季,一部部纪录片记录着这个维吾尔族青年成长的脚印……图片展也见缝插针地举办,除了在高校,还有2007年的《美丽的和田》文化摄影展、2011年的《昆仑之墟,大美和田》。库尔班江用奔跑的姿势,不断挑战自我、挑战极限,不断丰富生命的宽度和厚度。

  1982年,库尔班江出生在新疆和田市,和所有的维吾尔族男孩一样,聪明、淘气,排行老大的他会带着弟弟妹妹逃学玩耍,到房顶放风筝。稍稍长大的他很有主意,初中时就自己从和田县一中转学到和田县二中,为了不被人欺负还参加了拳击训练。

  刚上中专,库尔班江汉语不好,为此,他专门向校方要求跟汉族同学住在一起。1999年,库尔班江准备用自己的三千多块钱积蓄买把吉他,结果经过摄影器材店时,却深深地迷上了一台凤凰D2000照相机,他毫不犹豫地用这些钱买了一台照相机和两个镜头。回到学校,他开始不停地拍照、练习,回到和田也到处去拍,回到学校就给同学拍。许多学生喜欢拍照但没有相机,他开始有偿提供拍照服务,一学期就把相机的钱赚回来了。在这种反复实践中,库尔班江学会了如何使用光圈、速度、第五届大学生艺术展优秀,景深,他给当地报纸写新闻稿,收到的第一笔稿费,他至今仍记得。2000年4月,库尔班江就在博州师范的橱窗里自费办了以和田巴扎为主题的摄影展,这是他第一次办摄影展。

  当地时间5 月28 日,摄影师库尔班江·赛买提的《我从新疆来》在2015 年美国书展举行的英文版首发仪式上,得到了海内外出版界的广泛关注,土耳其新生出版社、埃及出版商分别与获得此书多语种版权的新世界出版社达成了引进此书土耳其文版、阿拉伯文版的意向。

  6 月11 日,在上海电影节举办了同名纪录片的开机新闻发布会,库尔班江全力投入到纪录片的拍摄工作中,“希望片子可以在10月和大家见面。”库尔班江说。2015年下半年,迎接他的是排得满满的日程表:受美国艾莫瑞大学中国学生会的邀请,前去演讲;接受美国前总统卡特的邀请,出席慈善晚宴……

  这个从新疆和田地区走出来的维吾尔族青年,正在用自己的方式了解世界、融入世界,也让世界了解自己,了解中国……

  2015年6月11日,同名纪录片《我从新疆来》举行开机仪式后,库尔班江进入了新一轮的忙碌。“希望大家通过这些平凡而不普通的人的故事重新认识新疆人,更希望新疆的年轻一代,不抱怨、不懈怠、不极端,勇于拼搏,敢于吃苦。越努力才会越幸运,越勇敢才能有改变。”库尔班江说。(李冬妹)

  2001年,库尔班江从博州师范学校毕业时,做玉石生意的父亲与家人失去联系,生死未卜。在一次拳击中,库尔班江左眼玻璃体出血,为了做手术,妈妈还跟人借了一万多块钱。为了养育弟妹、照顾家庭,库尔班江卖过羊肉串、开过话吧,最后做起了玉石生意。

  在策划筹备《丝路,重新开始的旅程》的过程中,库尔班江听到了很多新疆和维吾尔族的故事,并且第一次知道“维吾尔”这三个字的典故:维,指维系、维护;吾,“我”的意思;尔,“你”的意思,所以维吾尔就是维系你和我之间的关系。2009年“七五”后,库尔班江的生活中屡屡感受到内地对新疆的误读与不友好:酒店借口客满不让新疆人住宿、机场的新疆特殊安检通道和安检方式、银行邮局因为一个名字里有个点不给转账取不到稿费。为了想明白这些问题,库尔班江做背包客去了印度、土耳其、美国,观察外国社会最真实的一面,在那里古文明被保留,新文化更得到了发展。在游历中库尔班江发现最有力量的就是人的形象和故事。从美国回来,他开始策划撰写一个《我从新疆来》。

  开栏语:无论世界有多大,不论你走向何方,新疆永远是故乡。不同的新疆人,同样的精彩故事,2015年是自治区成立60 周年,60 年60 人——由自治区党委宣传部组织,启动的全媒体互动大型人物报道《东西南北新疆人》活动,讲述新疆人的故事,呈现新疆人的精彩。从今天起,本报将推出《辉煌60 年·东西南北新疆人》栏目,追寻神州大地上普通新疆人的坚实足迹,报道他们在祖国大家庭里一路追寻心中梦想,收获事业成功、实现人生跨越的真实故事。

  2014年10月16日,《我从新疆来》首发式在北京举行,王蒙先生为本书写序并强烈推荐此书。 2014年12月9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全国政协主席在北京会见了库尔班江和部分书中人物代表。截至目前,《我从新疆来》中文版已经印刷了7次,正准备第八次印刷,销量达到16万册;英文版在亚马逊上投放的500本至今也只剩下9本。在北京大学读MBA的哈萨克族学生古丽米娜·阿巴肯尔说,《我从新疆来》某种程度上是新疆的代言,它记录了普通新疆人的梦想、拼搏、努力、奋斗,真实感人,秒速赛车首页她相信她也会和他们一样,努力实现自己想做的事情!网友“wanghuan719”写道:新疆是个多民族地区,书中的100个人物就生活在你周围,跟你一样有喜怒哀乐,为心中那份理想而努力工作;他们都是中国这个大家庭的一部分,也是我们的兄弟姐妹。

  父亲回新疆后,库尔班江有过一段特别迷茫的时间,这时,他遇到了干爹孟晓程,这位视新疆为第二故乡的汉族人问库尔班江是否愿意跟他们去拍摄纪录片。2005年,库尔班江跟随央视大型专题片“森林之歌”拍摄组,到塔克拉玛干沙漠深处,拍摄“大漠胡杨”部分。第一次扛摄像机开拍,是在塔里木河航拍胡杨,乘坐洒农药用的小飞机。飞机里没有座位也没有门,干爹用自己买来的安全带拉住他,库尔班江扛着摄像机站着拍摄,“看着取景器里的画面越看越想飞出去。”第二次拍摄租滑翔翼,库尔班江扛着机器坐在飞行员后面,为了拍到更漂亮的画面,他总是把身子尽量伸出去,吓得飞行员再也不让他上滑翔机。在沙漠深处他们一住就是一年半,为了近距离拍到小黑鹳刚刚出生的样子,库尔班江在鸟巢旁搭起了简易帐篷,苦苦守候了12天,终于拍到嗷嗷待哺的小生命。

  在乌鲁木齐寻找机会时,库尔班江身无分文,餐馆老板“马哥”收留他卖了11天烤肉,给他买了回和田的车票,上海金山--综合信息还塞给他1100块钱。2003年,库尔班江离开新疆赴内地寻找父亲。他把父亲的照片留在父亲提到过的古玩市场,许诺给提供消息的人5000元作为感谢。2004年5月,他在河南郑州找到了父亲,不论是提供消息的古玩老板,还是收留、照顾父亲几年的旅馆老板,都不愿意收钱。“也就是从那天起,我对地域不再有任何偏见和歧视,好人不分地域。”库尔班江说。

  1998年,库尔班江考上了博尔塔拉蒙古自治州师范学校汉语专业,跟父亲坐车行驶在漫长的沙漠公路,父亲问库尔班江为什么考这个学校和这个专业,他回答为了工作赚钱,父亲说那你不要上了。“上学是为了学知识,为了更好地理解生活,如果你为了赚钱而学习,还不如不要学。”就是这样一段对话,让库尔班江突然觉得自己确实该学点什么。

  “受访人物都是从新疆到内地工作生活的,我们要记录他们如何努力追逐朴实而真挚的梦想。纪录片会将个人的梦想和国家的发展交融在一起,传递正能量。”库尔班江说。这个图片专题的头三十组故事2014年3月底陆续在各大杂志和几个门户网站发表推出,得到了非常热烈的反响。“一天1500万次的点击量,有4万多条评论,这个评论里大部分都说的是:我们没有什么不一样,我们都是兄弟姐妹,我们都是为了生活在努力,给家人在奋斗,给自己在争取。”这让库尔班江动容。一些内地的新疆人也主动联系他,希望分享自己在内地生活的故事。为了做好这个专题,库尔班江停掉了所有纪录片外拍的工作,全靠存款和家人支持,几度资金紧张,但他仍然坚持。

  “少数人的错误做法可以改变一个群体的印象,那么多数人的正确理解和积极行动更应该可以改善一个群体的印象,现在最能改变人们看法的是我自己,和像我一样从新疆来到内地勤劳上进的新疆人的模样。”

  “2014年是这么特殊的时期,这本书一定得出版。我大胆给习主席、、张春贤写信,希望这本书可以让大家了解真正新疆人的生活是怎样。我们很多人的生活在幕后,大家看不到,默默无闻为国家做着贡献。”

  2006年5月底,库尔班江利用回家的机会第一次深入到和田县喀什塔什乡喀拉古塔格村拍摄,喀拉古塔格的维吾尔语意为“黑山”,是一个深藏在昆仑山的村落。20多个小时的车程,7个多小时的步行。落差1000米、近乎垂直的82道弯,宽不过半米,碎石藏在厚厚的黄土中,稍不留神就有跌下陡崖的危险。他拉着毛驴的尾巴翻过陡崖,拍下了黑山村淳朴的人们和他们的生活影像,写下文字,发表在当时新疆的人文地理杂志《帕米尔》(现在已停发)上。2007年,他组织学校的同学再进黑山,拍摄了纪录片《喀拉古塔格日记》,带着这部片子和和田风情摄影展走遍清华、北大、人大等北京著名高校。

  这次拍纪录片的经历,让库尔班江决定去中国传媒大学进修。2006年,他收拾好行囊,离开了新疆,开始了自己在内地的生活。作为一个旁听生,他听遍了电视学院和影视艺术学院所有老师的课,有的还听了好几遍,知道老师要说的每一句话、每个案例。他还留着当时的笔记本,七八个本子上,满满当当写满了汉字、拼音、维吾尔语三合一的笔记,只有他自己看得懂。

  2013年,从3月到5月,库尔班江带着相机和录音笔,跑了北京、上海、南京、杭州、广州、深圳等20多个城市和地区,采访联络500多人,最终收集了100组新疆人的形象和故事,除去新疆人这个标签,每一个人都是这个社会中最普通公民中的一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