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05-14
中国摄影网签约摄影师孙利作品赏析——用心捕

  摄影是一项艰辛的历程,需要经历各种艰苦与孤独,要用心去感悟,内蒙古大兴安岭得耳布尔是我生活、工作的地方,卡鲁奔山脉坐落在内蒙古根河市得耳布尔林业局上康公路五十八公里处,毗邻额尔古纳市上护林农牧区,“卡鲁奔山”鄂伦春语为“有宝藏的地方”,海拔1400米,地处森林与草地过渡带,地貌条件分为高原森林草原景观和山地森林草原景观,自然景观高低错落有致,湿地、河流分布均匀,这里风光绝佳,是摄影爱好者的天堂。

  我常常奔波与此山,“春日清晨,踏上蜿蜒的山路,登上卡鲁奔,眺望雄奇的山脉,俯瞰恋恋的河流,及至山中,满目花草丰茂,多有鸟翔林梢,曲径通幽,婉转掩映,别见洞天。

  卡鲁奔山啊,我走近了你,贴近了你,你的壮美不由地从我心底荡漾,你的魅力依然让我驻足痴迷,余香犹存,无限留恋”。这是我当时拍卡鲁奔山壮美景色时,触景生情,有感而发,写下的一段文字。

  爱摄影我走遍了山山水水,目送着日出日落,用手中的相机凝固下一张张美好的一瞬间,每一张照片都留下最绚丽多彩的画面,在他人眼里它就是美,而我的眼中,除了美以外,还有更多的是情感和艰辛。

  夏季,当人们还在睡梦中,我骑上摩托车赶往拍摄地点。为了拍摄雷雨冲刷过后的蓝天、为了拍摄卡鲁奔山雨过天晴后的日出,凌晨一点出发,天气阴沉,淅沥沥下着小雨,衣服被雨水打湿,孤零零一个人狂奔在去往深山的路上,漆黑的夜晚,冷风吹着僵硬的脸,寂静的山路只有摩托车的“突突”声,不免内心有些害怕,就这样一点一点艰难地向前奔驰。到达山顶凌晨三点,东方的天际还是一片暮色,支起三脚架选择好合适的机位后,这时需要耐心等待。尽管穿着湿了的棉衣棉裤外加雨衣,还是忍不住打起寒战。等待中,东方渐渐泛起朝霞,远处的山峰开始被点亮,朦胧的云雾缠绕其间,接着一片霞光四射,一眨眼功夫,火红的太阳跃然而起,迅速按动快门,贪婪地捕捉下天籁之间色彩斑斓的一幕,此时,寂静山里,只有相机快门的“咔嚓”声。

  为了拍日出,虽然长途跋涉只睡了两三个小时,却依然兴致盎然,不断调整拍摄角度。朝阳映在脸上,美景装在心里,庆幸这次出行是天公作美,为拍到了好作品而沾沾自喜。不是每次都能如愿,大多时候都是徒劳往返,起个大早却天气不好,沮丧而归。俗话说的好:只有付出才有收获,要想拍到好的作品,就要走很远的路,爬很高的山,起早贪黑,风吹雨打,还要靠老天爷的赏赐,需要不厌其烦的去很多次,这在别人看来是苦,我也觉得苦和累。有人说;“他是个疯子,是个傻子”!我不介意,我愿意享受这份辛苦且快乐着的雅趣。

  闲暇之时,常常是奔走在呼伦贝尔大草原与广袤浩瀚的大林海之间,每年呼伦贝尔油菜花盛开的季节,正是瞎蒙、蚊子猖狂的季节,为拍摄呼伦贝尔壮观的油菜花景色,双手被蚊虫叮咬的像两只馒头,只为将眼中的美景收入镜中。时常一个人翻山越岭,从一个山头辗转到另一个山头,经常在黎明前的黑暗中孤独的等待,与其说在迎接太阳,不如说在迎接黎明和渴望。落日余晖,衬着暮色,哼着小曲,迈着轻快的步伐,满足而兴奋的离开,这不仅只是简单的日出日落的拍摄,更是愉快的心灵之旅。

  孙利,男,汉族,大专文化,1964年出生于内蒙古根河市得耳布尔镇,在内蒙古大兴安岭得耳布森林公安局工作。

  2015年7月,在内蒙古自治区林业厅举办的“廉政主题摄影大赛”中,摄影作品《云蒸霞蔚叹日出》荣获三等奖。

  2017年11月,呼伦贝尔市举办《图说呼伦贝尔》,摄影作品《春风醉美卡鲁奔》、《找寻年的味道》、《呼伦贝尔大草原 我的心爱 我的思恋》、《最后的林业山场工人》、《冬日卡鲁奔》,五组摄影作品均获得一等奖。

  2018年2月,摄影作品《银装素裹卡鲁奔》被人民网采用,入选“图说中国主页大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